搜同空间

类型:地区:发布:2020-09-27

搜同空间 剧情介绍

搜同空间与男子分别之后,搜同卫夫子继续前行遇到一伙逃难的人群,搜同在混乱的人群中卫子夫被人撞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卫母带着几个儿女赶了过来找到了卫子夫,卫子夫的弟弟卫青发誓日必须出人头地不让家人受苦。

徐晓园找徐晓辉谈话,空间她答应替他想办法,空间徐晓园带着徐晓辉去看病,徐晓辉带药回来,还要针灸,徐晓园让谈小爱以后不要再给徐晓辉熬中药,她不想管爸妈要钱,谈小爱拿出几天来的营业额,徐晓园还要看账本,徐晓园走之前提醒徐晓辉要防着谈小爱。徐晓辉心里憋屈,他用打沙袋来发泄。周宝民从架子上摔了下来,但是舍不得花钱去医院,刘建群没办法,只能找谈小爱。在谈小爱的劝说下,周宝民去了医院,谈小爱把当天的营业额给周宝民交了住院费。周宝民想出院,搜同谈小爱劝他好好治疗,搜同他相信通过努力工作会把日子过好。谈小爱回家后刘建群劝说周宝民,周宝民清楚谈小爱是别人媳妇。谈小爱在家里数钱记账,夜深了还不见徐晓辉回家,徐晓辉一人坐在地摊上喝闷酒,谈小爱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徐晓辉由于病情心情不好,喝醉酒拿了一组玛丽莲·梦露的挂历,让谈小爱照着上面的姿势摆,谈小爱拒绝摆那流氓的动作,徐晓辉一气之下推倒了她,谈小爱磕破了头。

搜同空间

谈小爱起身后跑开,空间徐晓辉的酒一下子醒了。谈小爱在里屋换上长裙试着摆挂历上的姿势,空间徐晓辉恼怒地扔了酒瓶,谈小爱不知道如何劝他。徐晓园听到声音后进屋询问,她让谈小爱先出去,徐晓园猜出谈小爱又去看望周宝民,她指责徐晓辉动手不对,徐晓辉让她也出去,徐晓园只好关上门离开。徐晓园出门后指责谈小爱出去找别人的男人,搜同谈小爱只是关心受伤的老乡,搜同徐晓园劝她以后多把心思放在徐晓辉和这个家上面,谈小爱委屈地哭出来。徐父、徐母来到服装摊,徐母感觉心里对不住谈小爱,她看到头上的伤后问起来。徐父猜出是徐晓辉的原因,他非常生气地跑过去要打徐晓辉,被徐母和谈小爱拦住,谈小爱谎称是自己磕的,徐父还建议谈小爱和徐晓辉离婚。谈小爱为用钱的事情向徐晓辉道歉,空间徐晓辉没追究。徐晓园把徐晓辉的情况告诉曹力章,空间曹力章很同情谈小爱,徐晓园很生气,曹力章追过去向她保证以后不会再管谈小爱的事情。徐晓辉对酒后打人的事情对谈小爱表示歉意,他又说起喜欢她的原因,谈小爱第一眼看到他就感觉不像是好人。

搜同空间

徐晓辉突然对谈小爱很好,搜同说要带她出去逛逛,搜同实际是想把谈小爱带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谈小爱坚决不同意。回到家后,徐晓辉各种为难谈小爱,之后就一直躲着谈小爱。谈小爱回到家中,发现徐晓辉已经回来了,徐晓辉收拾东西离开,谈小爱不想让他走,徐晓辉坚持要离婚,谈小爱抱住徐晓辉不让他走,但徐晓辉执意要走。谈小爱觉得这个家是徐晓辉的家,空间她收拾了东西去找周宝民,空间暂住在周宝民的一个仓库里,谈小爱感觉挺好,周宝民和刘建群帮她打扫房间。徐父、徐母指责徐晓辉赶走谈小爱,他们要找谈小爱。徐晓辉遇上陆粉英后约她晚上一起吃饭,徐母找到谈小爱劝她不要生气,谈小爱搬出来住是想让徐晓辉一个人静一静,徐母感觉从小没教育好儿子,她担心徐晓辉的病情,谈小爱答应会经常回家照顾徐晓辉,她并没生气。

搜同空间

徐晓辉和陆粉英在餐馆吃饭,搜同陆粉英问起谈小爱,搜同徐晓辉不想多提,他让陆粉英回服装摊看摊,陆粉英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后回到徐晓辉的服装摊。谈小爱回家后见屋里很乱,她收拾干净,在院里洗衣服后又喂了金鱼,徐晓辉回家时看到谈小爱洗好的衣服挂在院里。

周宝民感觉一直打零工也不是事,空间刘建群回家后说起刘老三赚了不少钱,空间周宝民想弄个门店卖,谈小爱也支持,刘建群去打听货源,周宝民寻找门店。周宝民找张老板商量,张老板答应让的条件。谈小爱去工商局办理服装摊位的营业执照,曹立章劝她好好想一下,他要暂住证和门面租赁合同。武介东想要借着子夏他们拒捕杀害他们,搜同警长害怕这件事不好收场不敢擅自做主于是把他们送到了警察局。蝶秋和筱冬看见二奶奶在监狱里,搜同就更加肯定是有人要借刀杀人。子夏对负春书要是负春早能听自己的话带走蝶秋就不会连累他们俩了。

厅长给警长打电话说这个案子要重审,空间武介东害怕自己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被知道于是就让警长处置他们。警长说现在自己做不了主,空间害怕事情闹大。武介东就给警长出主意说要跟子夏做交易,警长说如果子夏问罪就放了其他的人。武介东来找二奶奶,搜同二奶奶恨他害了尹家还来害楚家,搜同就掐着武介东的脖子要他偿命。武介东说自己不是要追究真正的杀人凶手是谁,反正最后子夏必须死。武介东说要是重判子夏一定会无罪释放,到时候自己肯定不能逃脱干系。武介东还用娇娇来威胁二奶奶,说让二奶奶选择到底是想要子夏去死还是让娇娇去死,于是就答应武介东的条件。武介东让二奶奶一口咬定凶手是子夏,还说希望这次合作比上次更成功。

警长对子夏说只要子夏认罪,空间就会对蝶秋、空间筱冬还有负春劫法场等罪行既往不咎。子夏不得不答应,但是条件就是先把他们放了。娇娇要进监狱看看二奶奶,看守的人说二奶奶是自首的。娇娇不相信,还想要进去,门卫就是不让她进去。蝶秋对二奶奶说到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听警长和武介东的,搜同到时候案件重审他们就能被释放了。二奶奶对他们说他们拿娇娇威胁自己,搜同还说武介东威胁自己要是不承认子夏是凶手就会对娇娇下手。二奶奶说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筱冬对二奶奶说她太笨,就算二奶奶指正了子夏,他们也不会放过娇娇的。二奶奶醒悟说自己糊涂。蝶秋抱着二奶奶说现在这种情况不管二奶奶是否认罪,他们都不会放过子夏的。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