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春潮干柴烈火

类型:地区:发布:2020-10-30

乡野春潮干柴烈火 剧情介绍

乡野春潮干柴烈火日军对自流井进行的这次大轰炸空前惨烈曹永茂堂损失颇大,乡野十几处井灶被毁。当曹子才得知孟五德堂仅枧管被炸断一截,乡野再没一处井灶挨了炸弹,包括偌大的孟府也躲过轰炸安然无恙,认定自流井有奸细给日本飞机发信号,曹子才找到孟天宝,两人决定借助当下人们的仇日情绪,煽动民众,借他人之手宰杀孟五德堂。正在此时,孟天慕领着军警也进了孟府。遂令军警将孟天许带走,押入市党部羁押待审。宛如眼睁睁看着自己两个养子相煎,大受刺激,晕倒在地,场面一片混乱。孟天运背起宛如一路飞跑至自流井仁爱医院请医生抢救。

宛如住院,春潮孟天宝带着一包礼物也来到医院,春潮一番羞辱言语,气得宛如七窍生烟。查封罚没了孟五德堂资产的夏青城告诉孟天慕,准备将其挂牌拍卖,其所得部分用于赔偿盐商损失,其余充公。为营救孟天许,夏楷亲自撰写保护民族资本家的文章,每日连载在《井潮》报以及成都的各大报纸上,历数孟天许作为爱国商人抗战期间种种大义之举。原来,迫于各方压力和斡旋,曾纪周决定避开军统方面,迅速公开审理孟天许涉嫌间谍一案。法庭上,干柴夏楷作为孟天许的辩护人一番雄辩,干柴终致没有证据的检察官们理屈词穷;孟天许回到自流井,昔日庞大的家产被罚没了,为营救孟天许出狱,孟府又几乎掏空了所有的现金。孟天运拿出二十万元现金交给孟天许,继续生产氯化钾、硼酸。不出旬月,孟五德堂第一批氯化钾、硼酸出厂了,就是靠着这批氯化钾、硼酸的销售,孟五德堂迅速在自流井重新站立起来。

乡野春潮干柴烈火

曹子才怂恿个别盐商以孟天许有间谍嫌疑污点的缘由,烈火提出改选商会会长。曹子才如愿以偿当上了自流井新的商会会长。就在曹子才志足意满时,烈火薛老五却告诉他,他贫困交加的亲生父母找上门来了。曹子才先是不以为然,断言是上门吃诈钱的。但听来人说自己屁股上留有胎记并且得到证实时,曹子才傻了。山西前线,乡野为抵御日军大规模进犯,乡野已经升任旅长的孟天成奉命率部撤至黄河南岸布防,掩护全军渡河。而八路军独立团的任务是进入太行山区展开游击战,燕知秋要归队了。古城城外,燕家成依依不舍送走燕知秋后对孟天成说,今天送我姐走,心里长了草一样,感觉特别不好,不会出事吧旅长?孟天成道,你在我身边,还能出什么事?呃,我让你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的话问了吗?燕家成说,问了,她没说话。孟天成信心满满道,女人不说话就是默认,就是同意!哈哈!从现在起,你就算我孟天成的小舅子了!战斗打响,春潮日军人数众多,还有野战炮参战。面对强敌,川军将士殊死抵抗。

乡野春潮干柴烈火

面对武器精良、干柴人数众多的日军,干柴川军寡不敌众,眼看着防线一道道被突破,镇口阵地也丢失了。燕家成领着李文斗等十来名浑身血浆泥污的士兵主动要求加入敢死队,随同儿子一起上战场的李老二拎着两把菜刀也跟在了队伍后面。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拉锯战中双方死伤无数。川军在伤亡过半的情况下夺回镇口,可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日军,阵地再次易手。胸膛中弹的燕家成扑到在地。孟天成高举大刀,亲率第二梯队抢夺阵地,不料炮弹近身爆炸,孟天成被炸掉左臂,晕死过去。1945年8月15日,烈火日本无条件投降,抗战终于胜利了。自流井的民众与全中国人民一样,集会,游行,流着热泪欢呼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乡野春潮干柴烈火

然而很快,乡野国民党撕毁和平协议,国共再起兵戈。孟天慕知道,与二哥决战的时候到了,孟天慕招来他的四大金刚密谋抓捕一事,力求一击得手!

冬至节当天,春潮一切布置就绪,春潮孟天慕反复检查,确认万无一失后,推开了朵颐包间的房门。然而,犹如兜头一盆冰水,浇得孟天慕冷彻心扉。坐在朵颐包间里面的竟然是曾纪周、曾妻、曾如花以及孟天运,是一场温馨的家宴!川南游击队队长赵国栋得到情报,干柴川南特委最高等级的交通站,荣县居先客栈已被警备司令部的人捣毁,本要送上山的电台和密码落入敌人手中。

当孟天运得知王用之还在残酷拷打文一佳,烈火希冀从她口中得到更多情报时,烈火孟天运告知天慕,文一佳是林茂森的女儿。这时王用之来监督他如何处理共党要犯孟天运的。垂头丧气的孟天慕听说游击队短枪队有可能已经摸进自流井,乡野夏青城的妻舅骆阿宝。带来命令将天运就地正法!孟天慕五雷轰顶。孟天慕接到曾纪周打来的电话要求天慕撤离重庆。是夜,乡野知道这一结果的孟天运平静若水,他与情绪衰颓的孟天慕聊起了儿时,聊起诗歌,聊起理想。

此时曹家薛老五趁府中无人,春潮入室劫财,并告知二欢,曹子才多年作恶多端,二欢伤心欲绝,推着轮椅,跳河自尽。天慕找来老索说,干柴帮我把大娘、若因和老三叫来,我有话跟他们说。说完并给大娘留下一封信。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